蒲公英网,帮助你打败癌症重获新生!
抗癌帮-帮助你打败癌症重获新生
抗癌动态 癌症心理 癌症自测 抗癌食谱 抗癌运动 抗癌明星 中医抗癌 自然疗法 认识癌症 癌症预防 癌症分类
癌症治疗 癌症护理 癌症调查 患者经验 癌症专访 排毒抗癌 缺氧致癌 酸性体质 亚硝酸盐 辐射致癌 抗癌书刊
减肥抗癌 戒烟抗癌 戒酒抗癌 肝病乙肝 性病艾滋 对抗雾霾 一代名医 医院推荐 癌症生存 抗癌视频 癌症问答


肺癌 胃癌 肝癌 食道癌 乳腺癌 直肠癌 胰腺癌 甲状腺 宫颈癌 淋巴癌 前列腺 皮肤癌 鼻咽癌 肾癌 膀胱癌 白血病 卵巢癌 子宫癌
当前位置: 蒲公英网 > 抗癌明星 >

医生刘朋患癌仍看病 一年帮助700人

时间:2015-11-23 19:41来源:未知 作者:zh916 点击:
40岁出头的医生刘朋,半年前被诊断患上癌症,但并没有因为自己是个病人而懈怠了工作,仍然坚持每天最少八小时的工作强度。

在他不愿摘下的医用口罩后面,是一张布满红疹的面庞。口服化疗药的副作用每天都在折磨着他,全身上下都是一片片的红疹瘙痒难忍,骨转移引起的钻心疼痛每天都在折磨着他。

他每年负责的住院患者最少有1200人,门诊平均接诊患者700人。不包括手术的病人在内,每年诊治的患者约有2000人。他每天最少工作8小时,手机24小时不关机。

40岁出头的医生刘朋,半年前,被诊断患上癌症,癌细胞已经转移到骨骼。

坐诊中的刘朋

“俺们都知道你也病了”

4月18日上午10点,刘朋正在河南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心内科门诊室坐诊,对面坐着的中年男患者是刘朋这天的第9个病人。白大褂、蓝口罩、身材高大却略显瘦削,这是刘朋给人的第一印象。这个身影每天穿梭在河南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心内一病区的门诊、手术室和各个病房里。

“刘大夫,俺们都知道你也病了,就不用每天亲自来查房了,休息休息好好养病吧。”心血管内科一病区的患者张大爷紧紧拉着刘朋的手,满是心疼和感激。“我没事,您看我的病比您严重,还能上班呢,所以啊,对于您的病,您也要有信心,咱俩共同努力,争取早日康复。”刘朋鼓励着病床上的张大爷。

作为河南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心内一病区副主任医师和硕士生导师,刘朋从事心血管诊疗与教学工作已经20余年了,他擅长心脏介入治疗和永久起搏器的植入治疗。多年来他潜心医术,在全国权威杂志上发表论文数篇。同事王国良评价刘朋是一附院在心脏介入治疗领域的“拓荒者”。

检查结果像是给了自己“一记闷棍”

医院工作强度大,每天工作最少八小时,加班对刘朋来说早已是家常便饭。40岁出头的刘朋总觉得腰疼,上下楼都要一手扶着腰,一手拽着栏杆,同事看到都劝他去检查一下,他却没放在心上,总觉得休息几天就好了。可是总有看不完的病人,做不完的手术,刘朋一直也没能休息上几天。

2012年冬天的一个凌晨,三点钟左右,心内一病区的一个患者突发心肌梗死,需要马上抢救。刘朋接到通知,从手术室冲了出来,一路飞奔进病房,对患者实施人工心肺复苏,但凡有些医疗常识的人都知道人工心肺复苏是最消耗体力的,对医生的腰腹部力量是极大的考验,对一个成年人来说,只要做上五分钟就足以大汗淋漓。这次抢救持续了一个多小时,第二天,刘朋感觉“腰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2013年10月,刘朋在一次偶然的体检中被发现患了癌症,多年的腰疼腿疼原来都是癌细胞在作祟,但是由于病情发现太晚,癌细胞已经转移到骨骼。刘朋说检查结果像是给了自己“一记闷棍”,干疼,却说不出。

从确诊到现在半年多时间里,刘朋一天也没有离开过自己的岗位。除了定期坐诊、每天查房外,刘朋一天至少还有两台手术,手术时穿的铅制防护服差不多有20公斤重,一台手术的时间短则十几分钟,长则几个小时。手术室里的护士说她印象中刘大夫最长的一次手术持续了七个小时。心脏介入手术是种极其精密的手术,要求主刀医生手一定要稳,有时哪怕是一毫米的偏差就可能会引发大出血。这台手术刘朋几乎是保持一动不动的姿势七个小时,豆大的汗珠从他的额头渗出来,脸上的红疹子遇到汗水,就像有一万只小虫爬过,痒得抓心挠肺。下了手术台后,刘朋虚脱了,一屁股瘫坐在凳子上,半天没说一句话。

每天工作最少八小时

作为科室里的业务骨干,他每天和同事们一起查房、写病历、坐门诊、做手术,并没有因为自己是个病人而懈怠了工作,仍然坚持每天最少八小时的工作强度,同事、领导都劝他休息,他说:“对病人来说,我是一名医生,是我的职责所在,对同事来说,我是这个团队中的一员,我们的团队这两年发展得很好,我资历比较老,在新技术新业务方面来说,梯队的建设刚刚搭建好,我有必要带领我的团队继续努力,如果现在放手,他们也能做得很好,可是我很想让我们的团队更好。”

在同事眼中刘朋是个不善言辞的“实干派”,“业务强,为人踏实,有困难也不吐苦水”是大家给他最多的评价。

心内科的王国良大夫为刘朋算了一笔账,他每年负责的住院患者最少有1200人,每周两天门诊,一年平均接诊患者700人,不包括手术的病人在内,刘朋每年接触的患者就在2000人,平均每天是五个病人。刘朋的手机是24小时不关机,随时接听患者电话,答疑回访。

最遗憾的就是时间太少

在刘朋每天都不愿摘下的蓝口罩后面,是一张布满红疹的面庞。口服化疗药的副作用每天都在折磨着他,全身上下都是一片片的红疹瘙痒难忍,骨转移引起的钻心疼痛每天都在折磨着他,后背、小腿被抓得血迹斑斑,可是他却时刻保持着微笑。“见病人的时候我要笑,不能给他们压力,见家人我更要微笑,要让他们宽心。”

一直坚强乐观,对病情很坦然的刘朋,在我们提及家人的时候他却一时哽咽。自从刘朋被确诊后,他的爱人也无时无刻不承受着巨大的痛苦,看到他每天下班回家后那疲倦的面容、听见他夜里疼痛的呻吟,她的心都碎了。刘朋的爱人经常劝他,甚至是哀求他,“老刘啊,别上班了,咱住院治疗吧,现在咱们孩子还在上学,还这么小,他需要一个给他勇气、为他遮风挡雨的父亲,家里还有老人,他们需要一个嘘寒问暖、膝下尽孝的儿子,他们都这把年纪了,正是要安度晚年的时候,你倒下了,咱家的天可就塌了啊。”

提到家人,刘朋语气中更多的是愧疚,“结婚这么多年,我爱人没跟我享啥福,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她张罗。现在我又得了这个病,这辈子我欠家人的。”刘朋叹了一声。

“医生不是神仙,尤其我自己就是医务从业者,就更加了解自己的病情,这让我比一般患者的恐惧感更加清晰和强烈,不过生病之后我也更能体会患者的感受了。”刘朋说他喜欢让自己忙碌起来,这样就能暂时忘记痛楚,忘记自己也是个病人。

刘朋年迈的母亲住在老家杞县,她还不知道儿子的病情,从单位开车回杞县不过是一个多小时的车程,然而刘朋一年也回不了几趟家。

刘朋说,他现在最遗憾的事就是时间太少,在自己有好的技术能做手术的时候不能多为几个病人解除痛苦。

上周六刘朋刚做完胸腔穿刺,第二天一早他又准时出现在了科室里。

(责任编辑:zh916)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